標籤: 一劍獨仙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一劍獨仙 ptt-第七十六章 呵?弟子?他現在是聖子!看書


一劍獨仙
小說推薦一劍獨仙一剑独仙
“我宣布,今日起,韩炎为我宗圣子!”
“其地位与权力和宗门内门长老相当,有权力出入宗门任何一方地界。”
韩炎的胜利凯旋令明天澈心中振奋,当即便向众人允诺了之前的承诺。
愛 韓 家
圣子!
可以说是一个宗门弟子所能达到的最高地位!
韩炎不过是一个刚刚加入到天剑宗两个月不到的内门弟子,竟然成功坐上了圣子这一把至高交椅。
明天澈此言一出,围观弟子瞬间波涛翻涌,看向韩炎的目光是嫉妒和羡慕还有崇拜。
“参见圣子!”
众弟子之中,身为内门第一大师兄白栾领头面对韩炎,神色淡然的对韩炎一拜。
“参见圣子!”
紧接着,在场诸位所有弟子甚至外门长老以及执事皆是对韩炎一拜!
韩炎笑了,地位的改变对他的心境未有丝毫的影响,天剑宗不过是他短期的一个跳板罢了,并不会在此停留过久。
“多谢宗主厚爱!”
“诸位师兄弟共勉。”
韩炎面带微笑环顾四周,此刻他将谦逊写在了脸上,从他的神情之中看不出丝毫的傲慢。
“圣子威风,师妹对圣子甚是敬仰。”
明华浅笑的从人群中走出,来到韩炎身旁对之恭敬一拜,神色之间带有精芒。
“大师姐说笑了,在你面前我怎敢称圣子。”
“圣子之位在我眼中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让我日后行走在宗门内更加方便罢了。”
韩炎回之一礼,在这位宗主之女面前,什么圣子基本亦是枉谈,身份地位上二人几乎相当。
兽婿
“圣子谦虚了。”
明华笑容满面,在其心中韩炎初入的宗门时的形象总能浮现在脑海之中,即便是此刻,她看到的是一位有真才实学但是不骄不躁的有志青年,很符合自己心目中剑客的形象,先前对他的不好看法也烟消云散。
莫看现在场面一片祥和,然而心中对于韩炎当上圣子而不悦的肯定不在少数,唱反调的人自然会有。
在场的众长老中,赵明此刻就紧皱着双眉。
“宗主,我觉得我宗圣子之位交给一位修为还不到玄宗境且入门还未满两月的新人,是不是过于草率了些……”
赵明来到明天澈身前低语道,声音虽不大,但是临近的韩炎等人和其他长老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那你觉得宗门内此刻除了韩炎,还有谁能担任圣子之位?”
对于赵明的反调,并未引起明天澈不悦,对之反问道。
“额……明华和赵天成甚至白栾,这三者我觉得比之韩炎,更具备担任圣子之位的资质和能力。”
赵明眼神从明华和白栾等人的身上扫过,目光在韩炎身上滞留了数息后,再次转向明天测接着道,“当然韩炎为宗门做出的贡献不可磨灭,重赏自然不能少,但圣子之位……给的有些多了。”
爱杀情人 第三季
“多了?”
明天澈眉头微皱,但脸上笑容依旧存在的看向韩炎,嘴角微微上扬,眸中闪过一丝狡黠,“韩炎,你觉得多吗?”
“回宗主,的确多了!”
韩炎亦是一笑,完全没有过多的考虑脱口而出。
三人对话皆落于众人之耳,当韩炎回应声响起之时,周围之人心中疑惑顿生,眼眸之中皆是流露难以置信。
莫非是韩炎不屑于当这个圣子?
就连梅远的眼眸中都闪现一抹焦急之色,他担忧韩炎因年轻气盛而错失这大好机遇。
习元寺则是一直淡然的盯着韩炎,经过这么多日与韩炎的交涉,他发现这个年轻人的做派不该是他当前这个年纪应有的,仿佛他的内心中住着一位活了万千岁月的老怪物一般,心思缜密且老练。
“怎么多了,你是觉得你还配不上这圣子之位吗?”
明天澈继续问道,笑里藏刀步步紧逼,其就想看看韩炎如何能顶住压力,接下赵明的发难,最终看看他究竟有没有成为圣子的魄力。
一旁的小婉异常的揪心,生怕韩炎因为说错一句话而丢了这大好的前程。
“圣子定然是引领宗门一众弟子向上的存在,其修为与资质还有品行那都应该是宗门内的佼佼者。”
“按理来说,宗门内在修为、资质还有品行上占据优势的,的确有两人可做参考,他们为大师姐明华和大师兄白栾。”
“若他二人为圣子相信比之我更能让人感到信服和憧憬,他们是宗门弟子公认的最出色的两人。”
话至此,韩炎瞥了一眼二长老赵明,接着道,“至于某些赵姓的亲传弟子,其虽修为高深,但品行卑劣,声名恶臭,其若是当上我宗圣子,当真乃是万般羞耻,我甚至会因为与之同宗感到恶心。”
此言一出,众人瞳孔地震,心中骇然。
当着老子说其儿子?
“你!”
一向稳重老成的赵明闻言都是双眸冒火,还从未有人在其面前敢这般诋毁过自己儿子。
“怎么?二长老是觉得我说的很对,引起了你的共鸣吗?”
韩炎一笑丝毫不惧赵明的目光威胁,这老头与胡卿走的近,对他定然未按好心。
“宗主,你且看韩炎这等不尊敬长辈,性格狂妄孤傲,何能担此圣子一位?”
赵明在众人之前拉不下面与韩炎计较,对着明天澈再言道。
若是当下无人,他定要让韩炎知道什么是尊卑有序!
进来了…!在丈夫眼前被人侵犯的美容疗程 寝取りエステで、今夜、妻が…。
六长老胡卿被明天澈撤出了宗门的权力中心,对赵明来说在宗门内明面上的争斗他就少了一位有力助手,此次阻拦韩炎成为圣子便一直是他一人在抗争。
“哈哈哈,不需要你多言,圣子之位不是我求来的,是宗主给我的。”
“宗主若是觉得别人当上圣子更加合适,宗主随意即可,我无所谓。”
韩炎也索性双手一摊,赵明的心思他一目了然,无非是自己动了他儿子的蛋糕。
还有老狐狸明天澈,这明显是想借赵明之手来考验一下他的心性。
这个老狐狸,不简单……
“好了,今日到此为止,韩炎为圣子我意已决,无需再议!”
明天澈瞪了韩炎一眼,最后也不再直面赵明,直接对外公布。
“谢宗主!”
韩炎浅笑,对之明天澈再行一礼。
呼~
小婉揪着的心终于落下,宗主此言一出,已是乾坤已定。
赵明无奈后退,平静的面孔之中显露微微杀意,眼眸余光尽数落在韩炎身上。
韩炎心中冷笑,赵明浅淡的杀机可瞒不住他的眼睛,又是一位宗门大敌……
“宗主,这剑州城城主王德发等人在我等回城之时,欲要坑杀我等夺取四宗至宝,你看该如何处置?”
梅远上前一步,被众人遗忘的王德发等人再次落入众人眼眸,他们横七竖八的匍匐在地上,其中属王德发和那位八字胡老者最为凄惨,老者已成人棍,胖子王德发成为了血人。
“王德发,你能坐上剑州城城主之位,你可记得是授之于谁的恩情?”
当提及到王德发等人之时,宗主明天澈的神情立刻一转,上一秒还谈笑风生下一秒就变为铁血无情,冷然的面孔之上尽显杀意。
“当然是得益于明宗主您……”
“我一时被那至宝遮蔽了双眼,使我道心蒙尘,还请明宗主看在多年来剑州城在我的带领下本分经营的情况下,网开一面。”
王德发忍受着腹部的剧痛,卑微求全的看着明天澈,怎么也未想到自己会突然被他人掌握生死。
“宗主,韩炎有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明天澈再次将目光转向了韩炎。
韩炎目光冷然的看了一眼王德发,一把将身后的孙舒儿拽至身前接着道,“王城主并非仅仅是被四宗至宝遮蔽双眼,其还与我宗六长老胡卿勾结,意要在宗外害我性命,还请宗主明察。”
“这……”
此言一出,几大长老皆是瞳孔微张。
“此言若真,胡卿乃是触犯了长老门规,其长老之职不保!”
最为气愤的莫过于习元寺,若非他及时赶到,心中不可得到的“爱徒”韩炎将丧命剑州城!
明天澈闻言眉头紧皱,神情之中出现几分质疑几分愤恨。
“宗主,绝不可轻信一位弟子的一面之词,而处决一位长老!”
赵明再次上前,其语气焦急。
“呵?弟子?他现在是圣子!”
明华冷笑一声,语气决然、言语肯定的直面赵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