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江公子阿寶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笔趣-第415章 大哥,你是個人才相伴


影帝他不想當太監
小說推薦影帝他不想當太監影帝他不想当太监
钱宸这一次没去安茜家。
现在他们一起回来,肯定有人在安茜家附近蹲守。
那才是真正的狗仔。
不是今天这种提前打了招呼的所谓媒体。
如果被真正的狗仔拍到钱宸跟着安茜回家,而且一晚上都没出去。
那就不是绯闻,而是周三见了。
来接钱宸的车子直接拉着钱宸回家,把他送回去之后留下车子就走了。
还是他哥那辆S80.
这次回来,就不把车子开走了,留给他可怜的大哥吧。
大龄青年相亲很魔幻。
哪怕钱家很高大上,俞教授也进行了初步的筛查,但依旧还是能碰到不少啼笑皆非的事情。
有一次钱守东去相亲,就被人质疑经济能力。
还怀疑钱家是不是破落了。
女生给他机会送人家回家,结果他带人家去挤地铁。
东宸科技总裁?
(身为人妻的生活)
我们小区门卫大爷都有一奔驰C级好不好。
第二天就告吹了。
其实这也不怪人家啊。
你没房,住在大学教工宿舍,还是一家四口挤在一起。
你没车,带人家挤地铁。
更没有什么花言巧语,嘘寒问暖。
你不单着,天理难容啊。
钱宸为了他哥的终身幸福,这一趟肯定得把车子留下来了。
“宸宸啊,你说如果你哥我这辈子不结婚了,你到时候多生一个过继给我怎么样?”俩兄弟坐在阳台喝茶,大哥突然就来了一句。
“噗!”钱宸真就喷了。
大明朝的时候,这种事很正常。
尤其是对太监群体来说,有的家里穷,把儿子卖到宫里做太监。
如果小太监没成长为大太监,自身难保,一切休提。
如果小太监成了大太监,有钱有势。
那宫里宫外就又有了感情。
太监无后,担心死了没人收尸,于是要么收干儿子,要么就从宫外的兄弟姐妹家过继一个。
这种事情,基本上也就古代才有了。
现代人,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实在难以想象他脑子里是不是进水了。
“咳咳,我就是觉得女人太麻烦了。”钱守东也有些尴尬。
“大哥,你吓到我了。”
钱宸将茶盏重重的放在小茶几上,我特么累死累活的保级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你起步就在我的小目标,居然还不知道珍惜。
无法告白:第二个故事
“唉,最近相了几次亲,发现和女人相处,比拿两个博士学位还难。”钱守东一脸的愁苦,他的人生究竟是怎么发展到这个阶段。
倒不是找不到。
实际上,他多才多金,追他一大把。
钱守东既不厌女,也不是要献身科学,他其实也不排斥娶个媳妇生个崽。
然而,还没等他答应别人的追求,别人就知难而退了。
没法相处。
戴假面的女人
无法想象婚后是一种什么生活。
还是让大公子独自美丽吧。
“也没有吧……”钱宸反倒没这种感觉,他调教起女演员反而更得心应手。
“不怕你笑话,我最近在研究,如何不结婚,能得到一个娃~”钱守东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无比的认真。
这不是玄学,这是科学。
嗯,外加社会学。
他甚至异想天开的和一位相亲对象讨论过。
那位相亲对象其实也不想结婚,同样是被家里人逼着出来。
于是,他就以科学研究的态度和那妹子讨论了一个可能。
毕竟那妹子也感慨,如何能不结婚得到一个可爱的娃。
推导的过程很顺利。
结论也很简单。
那就是他们俩生,生俩,一人分一个……
那妹子暴怒,将一杯奶茶掀掉了盖子,浇了他一头一脸。
“哈哈,哈哈~”钱宸快笑死。
这样的人,你能说他傻吗?
竹马攻略
他有至少三个学位,差点就能成为米果郭嘉工程院院士。
当然,米果的院士含金量不高。
因为米果郭嘉科学院是个私人机构,评上了没有任何津贴,还要交年会,不交就是划为退休院士,不但要交费,还要免费为米果的发展提供建议。
但那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评上的。
就算拼锅内的院士,钱守东也是早晚的事,哪怕他不走教学科研的路径。
这样一个人放到大明朝,绝对会是国之栋梁。
“行了,别笑了,你都发那个什么围脖说自己是处男了,哪来的脸笑我!”钱守东不觉得自己可笑,但弟弟的笑声充满了幸灾乐祸,他勉强能够听得出来。
“大哥,你是个人才,真的。”钱宸努力的止住笑。
穿越一趟,忍耐力变差了。
上辈子的时候,不该他笑的时候,不管多好笑他都不会笑,他甚至还能哭出来,哭的很伤心的那种。
“你还没回答我呢,行不行啊?”钱守东很认真。
“回头再说吧,我得看我老婆能生几个。”钱宸站起来,才不会答应他呢。
而且,这年头哪有什么过继。
“唉!”钱守东发出了老男人的感慨,他感觉世界对他充满了恶意。
为什么要找女朋友/老婆呢。
哪有公式和定理好玩。
第二天,钱宸准时等在了校门口,上了安茜的车一起往体育馆去。
住在学校里确实很不方便。
可惜钱爸钱妈不愿意搬家,他们习惯这样的生活。
尽管学校也算不上是什么净土,但至少比外面更安静一些。
“师傅,你的衣服。”安茜将借来的衣服给了钱宸,其实就是西装,只不过是牌子货,裁剪方面更好一些罢了。
钱宸的尺寸都是量好的。
虽然不算特别定制,但至少也会非常合身。
“衣服啊……”
衣服是个小麻烦。
钱宸倒无所谓,他一个大男人,但是安茜很明显也还没换衣服。
难道要去后台休息室换?
也不知道时尚巴沙有没有休息室,就算有,也不好在这样不熟悉的地方换衣服。
“这里加装了一个帘子。”安茜伸手一拉,房车中段就出现了能够分割两部分的帘子。
师傅真腼腆,还怕人看。
钱宸恍然,原来是早有准备,到时候两人直接在车里换了衣服,停到红毯处走红毯。
正常的房车是不需要的。
因为一个房车一般只会拉一个明星,除非是小公司一堆练习生。
如果有男助理或司机,都会安排坐前排。
前排和后厢有格挡。
不仅能格挡视线,还能格挡声音呢。
“师傅你刚才手里拿的,是这一次要拍卖的东西吗?”安茜好奇的问。
“对,一副画作。”钱宸递给安茜。
说实在的,等下如果真的没人拍这件东西,他就只能指望徒弟帮忙兜底了。
“这是画的什么?”安茜有点没看懂。
重生之都市神帝 葉家廢人
“画的名字叫《临江仙》,画的是一个渔村。”钱宸画的是《西游降魔》里的布景。
拍降服鱼妖用的。
当然,呈现到画作之上经历了艺术加工。
不仅不会显得诡谲,还很祥和。
让人忍不住想要居住在这样一个水上村寨,泛舟打鱼为生。
“挺有意思的。”安茜不太能体会到那种小舟从此逝的意蕴,但是她很能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她画不出来这样的画。
“起拍价是多少?”安茜又问道。
“他们那边建议的起拍价是五万块。”钱宸有点無奈。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识货。
只能说,時尚巴沙是个娱乐圈节目,而不是正经的慈善活动。
这几年这个活动除了筹集善款之外,也无形中记录了娱乐圈的活历史,给吃瓜的网友提供了无数平时看不到的精彩八卦,甚至见证了娱乐圈流量變迁。
大花们暗战,小花们到处蹭。
从站位、排场、番位、头衔开始撕,然后抢到头条话题、抢到好资源。
不过呢,有争议才有热度。
如果没有这些,那这个巴沙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娱乐注定是一个浮华的速朽的江湖,但江湖的趣味就在于地位、名分,有争夺才有趣,潮起潮落,新人辈出,谁依旧站立在潮头,谁渐渐消失于人海。
光鲜和暗战,都是看点。
男人们爱看女人打架。
娱乐就是这个时代最吸引眼球的战场。
钱宸在时尚圈子,其实是没有地位的,他甚至可以说连踏足都没踏足时尚圈子。
封面人物,顶奢代言……
他一个都不没有,天梭手表不算,那个和顶奢八竿子打不着。
反倒是安茜,她封面人物巨多。
顶奢代言也能碾压同级。
就挺让人嫉妒的,明明就没多少作品,一年才拍那么一两部戏,而且很多戏连一点水花也没有,她凭什么保持热度啊。
“五万就五万吧,我一定不会让它流拍的。”安茜安慰师傅。
五万的起拍价,确实不高了。
其实,应该先和巴沙主编打个招呼。
但安茜也不傻。
打了招呼肯定能给订高一点。
而不打招呼,对方显然就不觉得有特殊照顾的必要,或者说就是专门为了等安茜去打招呼呢。
巴沙主编苏漫从普通家庭逆袭当上主编。
这其中付出了太多东西。
而她一个普通人,能够拿捏住这么多的大咖,在大咖之间游刃有余,甚至挑唆大咖们明争暗斗的给她贡献流量,这手腕肯定不弱。
她需要安茜欠她人情。
“你想多了。”钱宸搖摇头,听说小王总会去。
大王总五百万买了钱宸一幅画。
现在这副五万块,怎么可能放过。